2013年4月5日 星期五

【轉貼】給一些高中學子和準大學生們「堅信自己的理想」



首先先貼一段有關於前蘋果執行長賈伯斯的小故事
已經看過的稍微回味一下吧。


我在里德學院念了六個月就辦休學了。退學前,一共休學十八個月。我為什麼休學?

故事要從我出生前談起。我的親生母親是大學研究生,年輕的未婚媽媽,她打算讓別人收養我,更相信應該讓擁有大學學歷的夫婦收養我。

我出生時,她就準備由一對律師夫婦收養我。但這對夫妻最後一刻反悔了,他們想要女孩。所以在等待收養名單上的一對夫妻,在半夜裡接到一通電話,問他們:「有一個意外出生的男孩,你們要認養他嗎?」他們說:「當然。」

後來我的生母發現,我現在的媽媽從來沒有大學畢業,我現在的爸爸則連高中畢業也沒有,她拒絕在認養文件上簽名同意。

直到幾個月後,我的養父母同意將來一定讓我上大學,她才軟化態度。


十七年後,我真的上大學了。但我無知地選一所學費幾乎跟史丹佛一樣貴的學校。我的藍領階級父母,把所有的存款都花在我的學費。

六個月後,我看不出念大學的價值到底在哪裡。那時候,我不知道這輩子要幹什麼,也不知道念大學能對我有什麼幫助,而且我為了讀大學,花光父母畢生的積蓄,我決定休學,相信船到橋頭自然直,有自己的專長和理想,未來就一定會成功。


在那時候,這是 個讓人害怕的決定;但現在來看,卻是我這輩子下過最好的決定之一。






休學後,再也不上無趣的必修課,直接聽我愛的課。只是這一點兒也不浪漫。我沒有宿舍,我得睡在朋友家的地板,靠回收可樂瓶罐的五先令填飽肚子,到了 星期天晚上走七哩遠的路,繞去印度教的 Hare Krishna 神廟吃頓大餐。但那時我追尋的興趣,現在看來都成了無價之寶。

比如說,里德學院擁有幾乎是全國最好的書法課程
 
校園裡的海報、教室抽屜的標籤,都是美麗的手寫字。我休學去學書法了,學了serif 與san serif 字體,學會在不同字母的組合間變更字間距,學到活版印刷偉大的地方。書法的歷史與藝術,是科學文明無法取代的,令我深深著迷。
 
我從沒想過這些字,會在將來影響我的人生。幾年以後,我設計了世界上第一台視窗化個人電腦,把這些字體以及視窗化都放進了麥金塔裡,這是第一台能印出漂亮字體的電腦。如果我沒愛上書法課,麥金塔就不會有這麼多變化的字體。

後來 Windows〈微軟作業系統〉抄襲了麥金塔,如果當年我沒這樣做,大概世界上的電腦都不會有這些東西,印不出我們現在看到的美麗字體了。當然,當年還在學寫字時,是不可能把這些點點滴滴先串在一起,但是十年後回顧,一切就自然、清楚地發生了。

我得強調,你不能先把這些人生點滴兜在一塊;惟有將來回顧時,你才會明白這些點點滴滴是怎麼串聯的。你得要相信現在體會的一切,未來多少會連接在一塊。你得信任某個東西,直覺、命運,或是因果也好。這種作法從來沒讓我失望,更豐富了我的生命。





賈伯斯點出了台灣教育之敗的地方------
為什麼你一定要學習一些你不喜歡的必修課程,為何不能自己決定自己的專長,為什麼在台灣學什麼都得被分數綁住。


美國學生八點後才上課,三點前放學,不用背一大堆書,只有少少的書放在學校的置物櫃就好,更不用穿制服(因為他們從小就鼓勵學子在摸索中找到自己興 趣所在)。台灣數學自然等等的科目國中就上到了美國高中的程度,所以台灣人到美國唸書都從數學白痴變成數學天才,但是台灣老師根本不會教你如何使用,只會 叫你背背背,趕進度,為了考試而唸書,未來就算要使用,考完也就忘記了。

台灣的教育制度相當奇怪,在台灣書唸得好代表那個人很適合當醫生,或是律師,甚至當總統。

在台灣你未來會做什麼唸什麼是由分數來決定,但是在美國呢,就要提到最近大陸榜首到美國推徵大學,卻是11所大學全部落榜(大陸要考榜首比台灣難多了)
美國並不認為會唸書就俱備了做事的能力,因此不管是台灣或是大陸還是韓國,都無法出現像Apple或是Microsoft、Google這些公司, 我們永遠只能夠幫美國代工或製造硬體,永遠沒有自己創造的能力,因為我們的教育並不會教我們使用,而是只有教導我們去背他們的東西,背越多贏越多。

還有一大問題就是父母了,如果今天跟父母說我想打籃球或是去創業,父母一定會回答你:「別作白日夢了,世界上有幾個人會成功,去唸書比較實在。」美國反而是鼓勵你去完成夢想。

台灣是一個破壞夢想的地方。唸到高中,每個人都不知道將來會做什麼,因為分數會決定你的夢想,就算你是像賈伯斯一樣的天才,但是成績不好就免談,但 在美國,他們推徵大學更講究課外活動成果,還要看學生參加的社團多少、運動比賽獲獎多少、是否踴躍積極參與社區義工活動、是否有領導才華等綜合素質。



若是賈伯斯出生在台灣······
他大概到現在還在撿寶特瓶吧

仔細想想「學習」這個名詞,為何對台灣人來說只能用在讀書上呢?


最後,不是我不愛國
台灣現在的環境真的很難有突破性發展。

無論體育競賽、電子競賽,永遠就是等到有台灣人在國外發揚光大後才逕自在臉上貼光,政府永遠沒辦法立即改善國內的狀況。

大家口口說愛台灣,又卻罵政府/台灣沒救,但是你們現在腳踏在的地方正是台灣,台灣人要自己團結一向,別傻傻讓那些政客和財團唬弄。


真的無法在台灣完成夢想,就用你的堅持與理想,想辦法到國外去發展,
台灣那些死人骨頭的老觀念要是再不打破,我們永遠都是給國外看扁、被大國牽著鼻子走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